logo English中文
關于源泰 | 新聞資訊 | 專業領域 | 律師團隊 | 律所內刊 | 人才招聘 | 聯系我們
源泰新聞
行業新聞
 
首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新聞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合同編)修改內容之簡析(四)——關于合同轉讓
點擊次數:46 發布時間:2020-9-15 13:26:01

作者:杜平歡  王賽賽律師

前    言

合同的轉讓,是指當事人一方將其合同權利、合同義務或者合同權利義務,全部或者部分轉讓給第三人,即在不改變合同關系內容的前提下,使合同的權利主體或者義務主體發生變動。本文將分析合同的轉讓尤其是債權轉讓方面的主要修改內容,并簡析該等修改對資管業務可能產生的影響。


 

一、緩和債權轉讓之限制

《合同法》第79條認可禁止債權轉讓條款的效力,但對于該條款是否對受讓人有對抗效力并未明確。目前,司法實踐中,如在“廣州吉越汽車設備有限公司、廣州中益機械有限公司債權轉讓合同糾紛案”([2019]粵01民終1321號)、“樂視網信息技術(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與易到旅行社(天津)有限公司等合同糾紛案”([2018]京03民初410號)中,法院均對受讓人主觀狀態,即是否知曉禁止債權轉讓條款進行了分析,并將其作為債權轉讓是否有效的判斷因素。《民法典》第545條解決了上述問題,區分金錢債權和非金錢債權,明確了當事人約定的禁止債權轉讓條款對第三人的效力。

 

根據《民法典》第545條,對于非金錢債權,其對抗效力是對惡意(即知情)第三人的,對善意第三人則不具有對抗效力;而對于金錢債權,由于其具有高流通性,發揮著金錢流通工具的作用,因此此處不以第三人“善意”為要件,即無論第三人對此約定是否知情,債權禁止轉讓的約定對其都不發生效力。落實到實踐中,對于給付不動產債權等非金錢債權,第三人是否知情,其認定將直接影響轉讓行為的效力;而對于金錢債權,如實務中常見的金融不良債權的轉讓,債權人違反禁止債權轉讓條款轉讓債權的,不影響其與第三人的債權轉讓的效力,但債權人仍需根據合同約定對債務人承擔違約責任,對于第三人即受讓人而言,其受讓金錢債權時,即使明知債權人與債務人約定的禁止債權轉讓條款,也不影響債權轉讓的效力。

需要注意的一點是,根據《民法典》第696條第2款的規定,保證人與債權人約定禁止債權轉讓,債權人未經保證人書面同意轉讓全部或者部分債權的,保證人就受讓人的債權不再承擔保證責任,即債權人與受讓人之間的轉讓行為效力不受影響,但保證人對受讓人不再承擔保證責任。

因此,在簽訂合同時,如債權人與債務人約定了禁止債權轉讓條款,基于該條款可能不得對抗第三人考慮,建議債務人一方事先明確約定違約責任;若債權人與保證人約定了禁止債權轉讓條款的,為防止保證人脫保,還應先征得保證人書面同意。

 


二、債權轉讓的通知

對于債權轉讓的通知,《民法典》基本沿用了《合同法》第80條的規定,僅刪除了第一款中“應當通知債務人”的表述,但筆者認為,《民法典》第546條文義上還是內含鼓勵通知的意思。值得注意的是,通知并非債權轉讓協議的生效要件,即讓與人和受讓人之間的債權轉讓協議一旦達成,該協議就在他們之間發生效力,不通知只是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

 

這里需要討論的一點是,從文義解釋上,債權轉讓的通知主體應為債權人,那么通知的主體是否僅限于債權人?

司法實踐中已有案例認可債權受讓人可成為通知債務人的主體。根據“重慶港務物流集團實業有限公司與重慶冶金軋鋼廠金融不良債權追償糾紛案”([2016]最高法民申3020號),最高院認為,雖然《合同法》第80條規定的債權轉讓通知行為人,從文義上應理解為債權轉讓人,但在可以確認債權轉讓行為真實性的前提下,亦不應否定債權受讓人為該通知行為的法律效力。即應以債務人是否知曉債權轉讓事實作為認定債權轉讓通知法律效力之關鍵。

從促進交易便捷的角度,筆者理解,在債權人無法通知或怠于通知等情況下,受讓人若能提供充足的證據證明債權轉讓的事實,由債權受讓人作出通知亦應構成有效通知。

此外,《民法典》第764條規定:“保理人向應收賬款債務人發出應收賬款轉讓通知的,應當表明保理人身份并附有必要憑證”,從該條來看,保理人即債權的受讓人也可以成為通知的主體,在通知到達債務人后應同樣對債務人發生效力。是否可以將《民法典》第764條債權的受讓人作為通知主體擴大適用至一般的債權轉讓,仍需司法解釋的進一步明確。

 


三、債權轉讓時從權利的變更

比較《合同法》第81條與《民法典》第547條的規定,主債權轉讓時,從屬于主債權的保證、抵押、質押等擔保權利應一并轉讓沒有變化,但《民法典》對受讓人享有的從權利的保護進一步進行了細化,即從權利的取得不受未辦理轉移登記手續或者未轉移占有的影響。

 

實踐中經常出現從權利雖然應當轉讓,但并不辦理或未及時辦理從權利過戶登記手續或轉移占有的情況,例如抵押權還登記在原債權人名下,并未辦理變更登記到受讓人名下。實踐中,受讓人是否享有抵押權的爭議層出不窮,《民法典》第547條明確從權利不因未辦理登記手續或轉移占有而受影響,也為司法審判實踐指明了方向。

實際上,《民法典》的這一規定在之前的司法審判實踐中已經有體現。在“湖南綠興源糖業有限公司與丁興耀等借款合同糾紛案”([2015]民申字第2040號)中,最高院認為《物權法》第192條“抵押權不得與債權分離而單獨轉讓或者作為其他債權的擔保。債權轉讓的,擔保該債權的抵押權一并轉讓,但法律另有規定或者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系關于抵押權處分從屬性的規定,抵押權作為從權利應隨債權轉讓而轉讓。債權受讓人取得的抵押權系基于法律的明確規定,并非基于新的抵押合同重新設定抵押權,故不因受讓人未及時辦理抵押權變更登記手續而消滅

另外,《九民紀要》第62條也規定,抵押權是從屬于主合同的從權利,根據“從隨主”規則,債權轉讓的,除法律另有規定或者當事人另有約定外,擔保該債權的抵押權一并轉讓。受讓人向抵押人主張行使抵押權,抵押人以受讓人不是抵押合同的當事人、未辦理變更登記等為由提出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這也與《民法典》的立法意旨是一致的。

需要強調的一點是,此前,根據《擔保法》及其司法解釋,債權人轉讓對保證責任的影響為“不加重保證人的責任”,即除保證人與債權人事先約定僅對特定的債權人承擔保證責任或者禁止債權轉讓外,債權轉讓的,保證債權同時轉讓,保證人仍在原保證擔保的范圍內繼續承擔保證責任,債權轉讓無須通知保證人即對保證人生效。但《民法典》第696條改變了前述規則——債權人轉讓全部或者部分債權,未通知保證人的,該轉讓對保證人不發生效力

 

在《民法典》第696條明確規定轉讓債權對保證人有通知義務后,發出通知的主體、發出通知的方式,如對于不良資產領域,由于可能涉及多個保證人,采用公告方式通知是否有效等問題值得進一步商榷,具體評判標準還有待司法解釋的進一步明確。目前,債權人可基于意思自治原則,在保證合同中明確債權轉讓事項的通知主體、通知方式等重要事項,以免屆時發生爭議。

 


四、債務加入

債務加入,也稱為并存的債務承擔,是指債務人并不脫離原合同關系,第三人加入債的關系后,與債務人共同向債權人履行債務。

《合同法》此前并未對債務加入進行規定,《民法典》第552條首次在法律層面明確了債務加入的兩種方式,即(1)第三人與債務人約定加入債務并通知債權人;(2)第三人向債權人表示愿意加入債務,債權人未在合理期限內明確拒絕的。債務加入的法律后果為債權人可以請求第三人在其愿意承擔的債務范圍內和債務人承擔連帶債務

 

需要強調的是,根據《九民紀要》第23條的規定,公司擬與債務人約定加入債務并通知債權人或者向債權人表示愿意加入債務的,債權人應審核有權機構作出的決議以確保債務加入方的債務加入已履行相關程序,否則,該債務加入協議可能被認定為無效。

 

債務加入與債務轉移、連帶責任保證制度存在一定相似性,但要件和法律后果上又有不同,闡述如下:

(一)債務加入與債務轉移的區別

《民法典》第551條與552條都是關于第三人“加入”原債權債務關系的規定。二者的區別在于,《民法典》第551條下債務人轉讓債務后,其對于轉讓的部分不再承擔責任,學理上稱之為債務轉移或免責的債務承擔;而第552條規定的債務加入的法律后果為第三人與債務人承擔連帶清償責任。也正因為此,債務轉移對債權人的影響甚巨,應以經債權人的同意為生效要件,且“同意”不能以默示的形式做出,即債權人經催告后未作表示的,應視為不同意;而債務加入可由第三人與債務人約定加入債務并通知債權人的方式進行,并不一定需要債權人同意,在第三人向債權人表示愿意加入債務時,債權人未在合理期限內明確拒絕的也會發生債務加入的法律效果。

 

另外,債務轉移與債務加入對保證人的保證責任的影響不同。在債務轉移時原債務人免除其全部或部分債務,則新債務人的財產狀況直接關系到保證人是否需要承擔保證責任以及承擔保證責任后的追償權能否實現,因此,轉移全部或者部分債務未經保證人書面同意的,保證人對該等債務不再承擔保證責任。而在債務加入的情形下,原債務人還是當然的債務人,保證人的權益不會因此受到任何損害,故《民法典》第697條第2款,明確債務加入不會影響保證人的保證責任

 

(二)債務加入與連帶責任保證的區別

債務加入與連帶責任保證最本質的區別在于是否具有從屬性。

在“青島新華友建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等訴王漢峰民間借貸糾紛案”([2016]最高法民再322號)中,最高院就認為,第三人加入債務和連帶責任保證二者均具有為債權人實現債權提供保障的性質和功能,但連帶責任保證債務與主債務具有主從關系,而第三人加入債務與原債務則并無主從關系。案涉協議就新泰分公司對案涉借款債務所承擔的連帶清償責任作出了明確承諾,但并未區分新泰分公司所負擔債務與案涉借款債務之間的主從關系,案涉協議的內容更符合債務加入的特征。

因此,在簽訂債務承擔相關協議時,建議在協議中明確原債務人是否仍需承擔該義務,明確其為債務加入還是債務轉移;此外,還需明確第三人承擔債務與原有債務是否具有從屬性,債權人在接受第三人的債務加入時,建議在增信文件中明確債務加入或連帶保證的意思表示,以避免相關交易風險。

 

結    語

對金融機構或資管產品而言,在進行債權轉讓時,作為債務人一方,建議事先明確具體的違約責任,以盡可能減少損失;作為債權人一方,應判斷該債權是否為金錢債權,了解債權的轉讓限制。同時,針對有保證的債權讓與,若保證人和債權人之間存在關于禁止債權轉讓的約定的,債權讓與還應先征得保證人書面同意;沒有相關約定的也應及時通知保證人,否則該轉讓對保證人不發生效力。關于債務承擔,則應注意在協議中明確原債務人是否仍需承擔該義務和第三人承擔債務與原有債務是否具有從屬性,以區分其為債務加入、債務轉移還是連帶責任保證。

 

此類別中更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合同編)修改內容之簡析(一):關于合同的訂立與生效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合同編)修改內容之簡析(二):關于合同的履行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合同編)修改內容之簡析(三):關于合同的保全

 



COPYRIGHT 2012 上海源泰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05010639號
地址:中國上海浦東南路256號華夏銀行大廈14層 電話:86-021-51150298 傳真:86-021-51150398
火影忍者在线观看全集完整版